今天也在咕咕咕

占tag致歉。

点梗。可车。
写清楚设定or梗!!!一定写不会咕咕咕

还是后续!!

江澄.

他幼时见阿姐做过莲藕排骨汤。
与阿羡打闹时却也记下了基本步骤,嗯大抵味道也是一般嘛?反正江澄是没怎么自己下过厨,除了带侄子的时候偶尔下厨。

他见你半夜饿的叽哇乱叫便行舟御水摘了莲藕,刀块儿切的不怎般耐看,切好的肉块也仅仅是能看。汤料熬煮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他便抱着腿蹲在一旁等着汤水滚了去炖汤。

他端进屋里两碗莲藕排骨汤,汤匙和碗壁碰撞的声音还在清脆响着。江澄和你都吃完后去收拾碗筷时才发现他手上烫了个泡,你颇为心疼的揉了揉问他疼不疼。

江澄也是会惹你发笑,一脸正直的讲了句俏皮话:“疼,不仅得揉还得亲一口。”

于是你拉着振袖轻笑几声凑上去啵唧就是一大口落在他的唇上。然后???然后据闻江氏门生私下八卦,江夫人隔天就扶着酸痛的腰到处浪了。

(私心嫖了舅舅 求小心心小手手还有评论!!)

关于军训这件小事

*如果当他们和你一起军训.
*梗源自我和我先生!!!!!
ready?

蓝曦臣.

在站完一个多小时军姿后你们的辣鸡教官终于让休息了。

他一手将你圈在怀里搂紧你的脖颈,一手贴上你的腰身轻柔的揉揉搓搓试图缓解酸痛,你没骨头似的贴在蓝曦臣身上撕都撕不下来。

他只颇为无奈的朝你笑了笑就揉揉你的老阔,他站起来帮你拍拍裤子上粘的灰,牵着手带着出入证就去吃饭了。

"军训可以不好好军训"
"但是午饭一定要吃,不许偷懒。"

(啊啊啊啊啊啊真的甜爆!!!!!想让全世界知道我先生超级好呜呜呜呜(……))

关于后续

蓝景仪.

生于姑苏的景仪不会做饭。

但是景仪会在蓝老头的眼皮子底下翻墙出去给你买彩衣镇那家湘菜馆子的菜。嗯,他是把放在床头抄好的十几遍雅正集里拿一份再去买的。

还给你提了一坛子汾酒。据老板娘说就着这汾酒吃小菜更是好吃,于是便给你提了一坛。

你说自己吃不完,蓝景仪这个小机灵鬼就去帮你吃剩下的辣菜。毕竟被蓝老先生看见可就…哦豁完蛋了。蓝景仪被辣的说不出话,稀里糊涂的抱着那坛子酒就灌下去了。

你突然很难过,毕竟蓝家祖传的酒量可是比蓝老头子更恐怖。喝醉了的景仪是先睡后耍酒疯,睡姿奇葩又磕碜。你嫌弃的带上了门出了自己的房间,在心底默念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好了嫖完了!。景仪的雅正集怕是不够又要再抄)

(蓝景仪:操你妈这什么对象,不要了。)





温若寒.

神功已成的温宗主坐拥仙门百家,不缺几个厨子。

你半夜在他怀里迷迷糊糊念叨着梦话说想吃米粉,吵醒了一向浅眠的温若寒,他只轻笑一声就你圈进怀里搂的更紧些就继续睡了。

第二天清晨温若寒叫你起床吃饭时,你的小瓷碗里是炒米粉。厨房里,温宗主丢了不知道几份炒焦的试验品才端上来这一份掺着些辣椒油的米粉。

“不是说想吃米粉吗,在这呢。”

“没得人跟你抢。”

(炒米粉是私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好喜欢温宗主和金光善!!!(爆哭))

关于厨艺这件小事

聂怀桑.

他最擅长的是鲜肉汤圆。鄂菜里颇为有名的一道菜。因他常在夜里偷摸着给你做些夜宵,所以对吃食愈发讲究。

软糯的糯米团子裹上一勺拌好酱料的肉馅儿,揉搓圆了给放进锅里滚水慢慢熬煮着,不时加些佐料放在锅里提鲜,香气四溢在清河的后厨里,不过可没人能想到这是一问三不知的聂宗主做出来的夜食。

“你尽管放开了吃!我清河聂家养你一个姑娘还是足够的。”


金凌

大小姐提着弓箭便一头钻进了云梦的山林里头。
只见他一手执弩一手操控箭弦上的弩箭,瞄准了只体型较大的黄毛山鸡。剑离弦去飞速刺进鸡的身子上,只见那只鸡蹦跶两下爪子就嗝屁了。金凌颇为嫌弃的掐着鸡脖子回了兰陵,他才不承认是你昨天说想念云梦的山鸡味了呢。

他翻出来兰陵的砂锅,烧上水盖上锅盖儿先闷着了。因为懒得找菜刀,所以别在腰间的岁华遭殃了。切葱切蒜切鸡肉,大概是个假岁华了。金凌一股作气拿起放在砧板上的鸡块和辅料,丢进了砂锅里炖着。

你夜猎回来已是亥时,金凌一边叨叨下次再夜猎回来这么晚就打断你的腿一边又给你端来温热的鸡汤让你喝着暖暖身子。你调笑着他说阿凌这般体贴怎的跟个小媳妇似的,他却涨红了脸愤愤憋出一句:

“我可不是小媳妇儿,我只是听你说想吃云梦的山鸡了!!”

占tag致歉

20fo和30fo点梗!!
大家请尽情的让我挖坑吧( ﹡ˆoˆ﹡ )

【占tag致歉】

是关于10fo点梗!
大家请尽情评论点梗呀!角色和梗都可以说(´▽`ʃƪ)

关于囚禁这件小事

  -聂明玦.

  “你非要我把你一直锁在身边吗。”

  身形高大的男人凑在你身旁,你脚腕上的锁链拖在地上发出声响。他愈听便愈加烦躁,于是捏过来你的脸对着嘴唇一通啃咬,并非你情我愿的唇齿交缠。你只盯着聂明玦的脸瞪他,他就勾了勾唇角朝你露出个笑容。

  “待在我这里很安全,没人会来打扰你。”
      “你也很期待,不是吗?”

  

-金光瑶.

  是了,他屋里有间密室。
    你与聂明玦夫人相比来还是好些,仅有几米的活动范围也足够让你安心。
他眉间一点朱砂,身着金星雪浪来到这间昏暗的密室,只见你一袭鹅黄裙裳仍旧不慌不忙倒也是暗自开心了一番。看来你就没想过要出去。
金光瑶贴在你身上,将头搭在你的脖颈之上默默闻着你身上那股似白茶的清香。你先开了口。
“我想看看太阳是什么样子的。”
“好。”
他应下了你的请求,一早带着你出了兰陵闲逛。
回到密室是便是一场鱼水之欢,星星点点的红痕印在脖颈上,腰身被摁的一片青紫。等价交换嘛,金光瑶带她出门可不会不收条件。
“你只能是我的了。”